开发区招商咨询电话:4000603658

60余载义务修路,一辈子坚持做好事,武清区 93岁老党员的家国

清晨四点刚过,武清区崔黄口镇苏楼村的健身器材区就迎来了一位运动的老人。无论寒暑总是在清晨四点钟起床,然后到健身区运动,在每种器材上都要坚持做满300下……

 

这位93岁的老人就是老党员、参战老兵卢绍良。卢绍良一直坚信,要想干成一番事业,先要有一个好的思想,还得有好的身体因此,他始终热爱劳动、勤恳做事、乐于助人。他对人生的意义有三点体会:一是助人为乐,不能自私自利要为大家着想;二是勤快,要迈开腿多做好事;三是保持乐观精神要心胸开阔。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关注“美丽武清官方号”抖音,解锁更多精彩

 

青春 热血洒战场

 

1927年出生的卢绍良是位“老革命”,1947年20岁的卢绍良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和同村的40多名年轻人一起参加了解放军,跟随部队征战南北。

70多年后卢绍良还记得,自己当时在一营二连,还担任过二组长。“有一回追敌人,上级说有25里路,让我们快追。”70多年过去了,卢绍良依然能回忆起很多当年的细节,我们有9挺机枪全响起来了,“我也放了两梭子。”

 

1950年,卢绍良又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一直跟着队伍直到1955年复原回到家乡。而此时当年一起入伍的同乡只回来了十多人。战场上最惊险的时刻对方打来的子弹打穿了卢绍良的帽子,“留下了一流黑印我当时就想,‘这算捡便宜了,差一寸就完蛋了……’”

 

回乡 事事想在先

 

将青春的热血和汗水献给国家的卢绍良,回村后依然牢记党的使命,对村里的事总是积极响应、带头干。他主动请缨当起了生产队长,期间他不忘共产党员的操守和信念,保持军人本色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带领村民努力增收。“年年村里亩产量都比镇里其他村高,当时苏楼村每年交的公粮都是附近几个村里最多的。”卢绍良的儿子卢启山骄傲地说。

“那会儿,‘三爷’身体好不惜力,干啥都抢在前面。”苏楼村“一肩挑”卢文荣从小就在村里长大,她说卢绍良辈分高,有威望在村里被称为“三爷”,她还记得当年的“三爷”走在队列前面,带着全村青壮年“掰棒子”的场景……

卢绍良在村里一干就是28年,退休后还先后担任了村里的记工员、出纳员、保管员……干农业技术员那会儿,总用大喇叭在村里喊,‘该打药了该施肥了……’什么事都替大伙儿想着。”卢文荣说,从那时开始卢绍良不仅想着干好自己的工作,还想方设法的给村里修路。

 

修路  一干就是60余载

 

苏楼村东头儿是筐儿港堤,下雨后被车一轧路面坑坑洼洼非常难走。卢绍良说:“有一次我看见一位老人蹬三轮翻了车,我把他扶起来送走后,心里特别担心,万一再有人摔倒怎么办?”这件小小的“交通事故”让卢绍良萌发了为乡亲们修路的想法。当天他就从家里拿来土筐,来回运了几十趟土,垫好了这个坑这才安心。

 

 

这件事情让卢绍良养成了低头走路的习惯。每逢下雨他都会去村东头桥上通排水道,村西头的土路上垫垫土除了看看哪有坑洼,需要填补他还在村里捡起了碎砖烂瓦。这一修就是60余年。

     有一次卢绍良正在埋头填坑,一位邻村大爷路过问他:“您垫坑修道,村里给您多少钱?”卢绍良笑着回答:“白干不要钱。”

那些年,村里到处都留下了卢绍良推着独轮车的身影。有时是捡来几块废砖,有时,是推着砖土。“那会儿,村西头就有桥,拐弯的地方被轧的总有坑,他就起早摸黑得填坑去。”卢文荣说十几年过去了老爷子岁数越来越大考虑到他的身体,家人不让他出来修路,卢绍良早已养成了4点起床的习惯,用他儿子的话说:“我们起来时,老爷子都修路回来了……”

 

晚年  捐资助学启后生

 

这几年村里的路都硬化了,村头的桥也铺了油,卢绍良也给自己找到了新的“工作”。每天早锻炼结束,卢绍良就开始侍弄自家院子里的地,水萝卜、大倭瓜,还有羊角脆……收获的果蔬,大部分都送给了同村的村民。

“有时,我就挨家给送去,或者谁跟门口过,我就问吃啥不,吃就拿走……”卢绍良说这话时笑得特别灿烂。

 

多年来,党和政府一直重视拥军优属工作,卢绍良每年都会收到一些优抚金。为祖国、家乡奉献了一辈子,到了晚年本该享享清福的卢绍良,又将目光投向了正在茁壮成长的孩子们。

2018年1月卢绍良被评为第五届天津市道德模范,春节后他就拿着自己的积蓄和优抚金走进了村民家。“这啥也没有教育重要。”认准了这点的卢绍良,给村里上学的孩子们送去100到1000元不等的助学金,谈到初衷卢绍良说他经常在报纸上看到老党员资助学生的事迹,他觉得自己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有了一些积蓄,也可以把钱拿出来给村里的学生们鼓励他们好好学习早日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老人微笑着说:“我是一名老党员,始终受党和政府的关怀,我有责任关心关注孩子们。”

“老人平时不舍得给自己花钱,资助孩子们上学却送出去一万多元。”卢文荣感慨地说。

 

今天  胸怀家国两次捐款

 

总想着捐钱的卢绍良自己还住在家徒四壁的老房子里不知道住了多少年的炕上,码着近期的报纸,放着一台老式收音机,灰扑扑的墙面挂着家人的照片和奖状而床上方的木制窗户,因为用得年头久了,打开和关闭都很费力。“问了,(换窗户)得2000块钱呢。”卢绍良的口气里充满了舍不得。

虽然舍不得花2000元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卢绍良却在疫情期间两次捐款。“第一次,是我号召的。”卢文荣说,2月份她在大喇叭里号召村民捐款,“‘三爷’找到我,详细问了村里的防控措施,说起武汉物资紧缺时,他就拿出1000块钱来,让我们帮着捐给武汉一线的防疫人员。”

 

因为操作不好,已经很久不看电视的卢绍良,却从来没跟社会脱节。他喜欢看报纸、听广播,“每天早上那个新闻必须得听那里都是大事,咱国家的大事。”一直关注着疫情的卢绍良,第一次捐款不久后又主动找到卢文荣,拿出了10000元现金,“现在是防疫的关键时刻,帮我捐给国家吧。”他说,自己不能像年轻时候那样再上“战场”了,但也要为党和人民尽一份力。

 

热爱生活心怀家国,就是老人的晚年岁月

 

年纪渐长,最近几年卢绍良几乎没离开过村子,但他总爱在村头转转。那里的桥面铺了柏油,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模样,虽然不再需要垫砖补路,但每逢下雨前,卢绍良总还要拿上农具,去桥上通通排水道,顺便再检查检查路面。感党恩听党话跟党走坚持做好事做一辈子好事就是这位93岁老党员的初心。

 

如今老人身体已经不再挺拔,有些耳背但眼睛不花,思维也清晰。这些年卢绍良总结出越来越多的养生经:坚持遛弯、按摩胸腹、每天三袋奶……这让他现在仍然能清晰地讲出每一枚纪念章的来历,沧桑的声音里充满留恋。
如果您也关注武清周边事请关注我们武清开发区招商后续会为您带来更多武清周边。